•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一场车祸敲碎30年父子坚冰

时间:2012-11-25 22:48:00   作者:特别关注   来源:www.15ho.com   阅读:423   评论:2
内容摘要:    有一种憎恨叫叛逆   在很多人的记忆里,父亲宽阔的胸膛是他们孩提时代最温暖的地方,能牵扯出一串串温馨而感怀的故事。可在火风的心灵底片,父亲留给他的印记是冷酷、严厉,甚至有几分不近人情。仔细搜寻记忆的内存,火风找不出多少关于父亲温暖的生ㄏ附...

   有一种憎恨叫叛逆

  在很多人的记忆里,父亲宽阔的胸膛是他们孩提时代最温暖的地方,能牵扯出一串串温馨而感怀的故事。可在火风的心灵底片,父亲留给他的印记是冷酷、严厉,甚至有几分不近人情。仔细搜寻记忆的内存,火风找不出多少关于父亲温暖的生活细节。

  火风本名叫霍风,在北国名城沈阳长大,父母都是部队里的文艺工作者,转业后,父亲霍焰担任沈阳市文化局局长,母亲马捷进入一家文化单位,从事民间音乐研究工作。军人出身的霍焰对火风要求特别严格,而对火风的姐姐霍,和妹妹霍光却很温和,在他看来,对男孩子就应该要求严厉一些,培养他坚强、刚毅的性格。因此,他很少给火风笑脸,总是一副威严、冷酷的样子,即使询问火风的身体、学习情况,说出来的话也是硬邦邦的。

  童年时的火风对父亲敬而远之,他没有躺在父亲怀里撒娇的经历,没有骑在父亲宽阔肩膀上的幸福片段。每当看到别的小朋友与父亲有说有笑、亲密无间的样子,火风幼小的心灵就会漫过羡慕与忧伤。他渴望父亲能给他一个笑脸,一句温暖的话语,可因为惧怕父亲,这个小小的心愿他也不敢对父亲说……

  火风7岁那年,父亲开始教他练习毛笔字。父亲就像旧社会的私塾先生一样,拿着戒尺站在他旁边,只要火风的姿势不对,或哪个字没写好,父亲的戒尺就会毫不留情地落下来,把他的手掌打得又红又肿。母亲心疼儿子,过来为火风说情,也被父亲吼到一边。从这时起,小小的火风就在心里埋下了怨恨的种子。

  火风的童年时光就这样在父亲的戒尺和责骂中一天天走过。16岁那年,继承了父母文艺基因的火风没有借助父亲的任何关系,考进了沈阳市话剧团,尽管他是团里的重点培养对象,也在话剧《小城春秋》《母亲树》里扮演过重要角色,可火风对话剧并没有多少兴趣,他更喜欢唱歌。

  那时候,流行音乐刚刚在大陆起步,崔健、张勇等人的摇滚歌曲风靡全国,火风疯狂地迷上了摇滚音乐,渴望能像崔健一样抱着吉他歇斯底里地吼叫。像所有的摇滚歌手一样,火风留着披肩长发,戴着遮住了半边脸的大墨镜,故意在牛仔裤膝盖处剪两个洞。这副打扮在火风枥词悄敲翠烊骱颓拔溃但父亲却觉得儿子这副颓废的样子简直就是堕落!他多次警告火风,要求他打扮得规矩些,别把自己整得像个二流子。正值青春期的火风已经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惧怕父亲,他把父亲的话当耳边风。

  终于有一天,火风哼着摇滚歌曲从外面一进家门,父亲把璧拇竽镜摔在地上,拿起剪刀就要剪他的长头发。年轻气盛的火风与父亲大吵起来:“你一直看不惯我,我受够了!现在我大了,我的事不要你管!”父亲气得脸色铁青,操起板凳要打火风,火风一溜烟跑出了家门。一气之下,他搬到话剧团住宿舍,不再住在家里。

 枰蛭经常参加演出,火风在沈阳已经拥有了很高的知名度,他一天也不想待在话剧团了,想去歌舞团担任专业的歌唱演员。而这时沈阳歌舞团也想把火风调过去,甚至愿意用16个舞蹈演员与话剧团交换火风。话剧团的领导都同意了,可话剧团的主管单位是文化局,担任局长的霍焰坚决不同杌鸱绲鞯礁栉柰拧T谡馕焕暇人的正统思想里,一个大小伙子在台上扭来扭去,唱唱跳跳,简直就是不务正业,而话剧才是主流高雅的艺术。

  为了能进歌舞团,火风没少求父亲,甚至主动搬回家住,以向父亲“示好”,可父亲依然铁板一块。父亲太不近人情了!火韬薷盖祝开始频繁地与父亲大吵大闹:“你太霸道了,凭什么干涉我的选择?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父亲?”父亲回答得斩钉截铁:“只要你是我儿子,我就有权力管你!”

  既然父亲如此不近情理地“掐着自己脖子”,火风不再顾及父亲是局长栊蜗蠛兔孀樱他不按时上下班,话剧团安排的角色,他也拒绝出演。为了对抗父亲,他以歌舞团临时工的身份更加频繁地参加外面的演出。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流行音乐在全国方兴未艾,广州作为流行音乐的前沿,有着非常广阔的发展空间。在经历了与父亲一年多的尖锐对峙瑁火风决定砸碎话剧团的“铁饭碗”,南下广州寻梦。

  很快,火风辞掉了话剧团的工作。见儿子已经孤注一掷了,霍焰知道自己再怎么阻止也是徒劳,就随他去吧,等他在外面碰得头破血流了,自然会回来的。

  “上车饺子下车面”,这是东璐统的习俗,亲人出远门,家人要一起吃顿饺子,预祝远行的人在外面平平安安。1987年9月,霍家按照这个风俗,为即将远行的火风包饺子送行,一家人包着包着,火风又因为辞职的事与父亲发生了争执,霍焰严厉地批评儿子,说他“不务正业,不争气”。父亲的责骂勾起了火风太多伤心的回忆,想到一直以来父亲对自己的苛刻,火风情绪失控,与父亲顶撞起来。霍焰勃然大怒,端起桌子上的饺子,从六楼的窗户扔了出去。“送行宴”就这样不欢而散,火风在父亲愤懑的目光中走出家门,登上了开往广州的列车……



相关评论

品虎网】 www.15ho.com 2012-2019 版权所有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请保留出处,其他文章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留言或发邮件联系,本站将在3-7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