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寻找华裔矿工后代:有土地,请继承!

时间:2013-07-10 00:02:13   作者:文波   来源:www.15ho.com   阅读:181   评论:3
内容摘要:  1  斯蒂温是新西兰卡德拉娜酒店的开发商。2007年,他在施工过程中遇上了一个棘手的难题:酒店附近有一块闲置的土地,他们准备征用时,却发现这块土地的产权所有人并不明晰。  在新西兰,土地产权神圣不可侵犯。斯蒂温向当地土地管理局咨询,想找到这块地的产权所有者,好向他们购...
  1
  斯蒂温是新西兰卡德拉娜酒店的开发商。2007年,他在施工过程中遇上了一个棘手的难题:酒店附近有一块闲置的土地,他们准备征用时,却发现这块土地的产权所有人并不明晰。
  在新西兰,土地产权神圣不可侵犯。斯蒂温向当地土地管理局咨询,想找到这块地的产权所有者,好向他们购买土地。
  工作人员查了一个月才找到这块土地的所有者。原来这块土地在一百多年前已被五名中国人买走了。这五名中国人当时登记的名字分别名为Ah Hin、Sudy Key、Yeong Wah、Ah Lem和Wong You,每个人拥有的面积为500平方米至3000平方米不等。
  这一百多年来,这五块连在一起的土地一直是荒废的,之后没有做过任何登记。档案里只有五个人当时买地时照的照片和按的手印,从这些资料中,除了知道这五名中国人来自广东省,他们购买这块土地的时间是19世纪70年代外,其他信息为零。
  在斯蒂温的催促下,工作人员狄更在《新西兰报》和《华文先驱报》打广告,寻找这五名淘金矿工的后代,前来继承土地。
  可出乎斯蒂温和狄更的意料,一晃半年过去了,没有任何人联系他们。
  为了扩大影响力,狄更邀请新西兰几家大型华人社团就此事开了一个会。很多华人表示:当时的矿工来新西兰淘金都不许带家属,所以很可能是他们回国与家人团聚后,没有再过来。而且,中国19世纪末和20世纪上半叶战乱频繁,社会动荡,就算这五个人有后代,广东省目前有七千万人口,找人如同大海捞针。
  新西兰唯一的华人议员黄徐敏玉向当局建议:尽管你们已经做了很多努力,可这还是块无主土地,而且这块土地目前确实需要被开发,不如跟总理申请,把这块土地收归国有,免得资源浪费。
  斯蒂温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他咨询了一位产权方面的律师,律师表示:依照新西兰法律,任何土地的产权都神圣不可侵犯,如果999年之后,土地没人继承的话,可收归国有。可是这块土地产权离999年还差得太远,如果现在想要收归国有,就得先向议会申请修改法律。
  2
  为了找到土地主人,当地土地局在报纸、广播、电视上不停地做广告。“有土地,求继承”迅速成为新西兰热门的话题。后来,事情终于有了点眉目。
  22岁的王娜是一名来自广东省广州市的留学生,当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以前听爷爷说过曾曾祖父们出来淘金的故事,有的亲属客死异乡,没再回来。那么,这五个人中会不会有自己的祖先呢?
  幸运的是王娜家族一直是有家谱传承的。王娜拿着父母寄过来的家谱前往新西兰土地管理局,她告诉他们Wong You中文名应该是王有,家谱中确实有一位名叫王有的长辈。其实她的证据并不确凿,她只是报着试试看的想法。
  没想到,新西兰土地管理局立即认可了王娜继 人的身份,她将会继承一块市值五十万新西兰币(即300万人民币)的土地。
  这么轻易就能拿到一大笔钱,王娜窃喜了两天后,开始忧虑起来:别人这么信任她,如果她不是Wong You的后代,岂不是涉嫌作假?新西兰非常看重诚信,如果事后发现她存在虚假欺诈行为,那她以 就别想留在这里了。为了弄清楚自己与Wong You的关系,王娜回国向家族中很多年纪大的远房亲戚询问,最后得到的答案是,他们的祖先王有确实出去淘过金,但去的是澳大利亚而非新西兰。
  得知这个消息后,王娜再次来到新西兰土地管理局,告诉工作人员,她不是继承人。
  王娜的做法很被人称道,但是另一个自称继承人的人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邱尼亚是新西兰人,他原本登记的种族是毛利人,因为他的外表棕黑,身材魁梧,眼睛深陷,有一点点印度裔的特征。
  邱尼亚说自己是继承人,他说当年有一个叫Ah Lem的华人矿工和当R幻毛利族妇女生了一个孩子,后来那个华人抛弃了这对母子。当年这个混血孩子后来娶了一个同样是二等公民的印度人,他的后代又与毛利人结合……总之邱尼亚认为他的身上流淌着一个叫Ah Lem华人的血液。
  很多人质疑邱尼亚,因为邱尼亚的信誉度很低,他曾经做过一些打砸抢的勾当,直至今日也没一份正式工作,靠领政府的救济度日。
  但邱尼亚却拿出了一张一百多年前的照片,而照片上确实是Ah Lem。凭着这份证据,邱尼亚窃喜地继承其中一块土地。可是没过多久,一位古董店老板出来举报:那张照片是邱尼亚从他的店里买走的,并不是邱尼亚自己的!随后,邱尼亚被起诉、拘留。
  3
  如果不是土地遗产求继承的广告,新西兰人几乎已经遗忘了百余年前有这样一个华裔淘金群体。在新西兰卡德拉娜附近,华人淘金矿工当年生活过的遗址被挖掘出来:一些简陋的小屋、棚屋或石头屋,以及有中国特色的酱油锅、大烟管、服饰等等……他们当年生活条件的简陋难以用语言来描述。
  华人村落遗址一下子走进人们的视野,他们的遗址被重修后,成了新西兰最受欢迎的历史遗存之一。
  这五名矿工的故事引起了越来越多的人对淘金时代史的关注和反思。新西兰当局听从一些艺术家的建议,在2010年发行了“淘金热”邮票,这五名华人矿工成了邮票的主角。
  当年饱受歧视和压迫的华人矿工虽然早已离世,但他们的历史地位重新被肯定。这五名矿工的黑白照片被放进了新西兰博物馆,照片下面专门标注着“寻找五名矿工后代,有土地,求继承”!
  沉重的历史已经远去,可现实问题却让新西兰政府头疼。斯蒂温想暂时先征用这块土地,希望得到允许。一些政客也支持他:那块土地闲在那里不用,岂不是浪费资源,还不如先给斯蒂温使用,这样国家也能收点地税!
  可是也有很多反对的声音:“如果这块土地未经许可就被征用了,有一天这种情况会不会出现在我们身上?”“所有人的土地都是世世代代传承的,如果这个承诺不能落实,岂不是失信于民!”
  2012年,新西兰议会在一片沸腾的民声胤锤瓷烫终饪橥恋氐慕饩霭旆ǎ最终决定:那五名矿工当年用血汗钱购置的土地,应该传承给他们的子孙。政府部门和开发商永远不可以跨越法律的边界,不经当事人允许就使用。
  同时,他们把寻找这五名华人后代的问题交给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希望有更多的华人知道后前来认领。
(摘自《莫愁·天下男人》2013年第6期)   

相关评论

品虎网】 www.15ho.com 2012-2019 版权所有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请保留出处,其他文章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留言或发邮件联系,本站将在3-7个工作日内处理.